以樂隊之名:夏天之后開始玩明天

2019年10月19日08:05  來源:北京青年報
 
原標題:以樂隊之名:夏天之后開始玩明天

如果要在今夏的音樂選秀節目里,選出一個最火、最有話題性的,肯定非《樂隊的夏天》莫屬。即使參加這個節目的很多樂隊都屬于小眾音樂領域,但《樂隊的夏天》卻在情懷、爭議、音樂性等等方面平衡后,讓節目成為了爆款,并讓很多參加節目的樂隊通過平臺變現,把自己原本就很優秀的作品,轉化成暴漲的出場費。

這樣的結果,也讓報名參加第二季《樂隊的夏天》的人數激增,因為做樂隊的人,終于從這個節目的影響力,看到了樂隊的春天。

無獨有偶,就在《樂隊的夏天》畫上句號的同時,“優酷”也和燦星聯手,推出了另一檔樂隊型節目——《一起樂隊吧》。雖然節目名字里都有一個“樂隊”,節目內容也都和樂隊有關,但《一起樂隊吧》和《樂隊的夏天》的屬性卻完全不同。

此“樂隊”非彼“樂隊”

《樂隊的夏天》和《一起樂隊吧》雖然都是以樂隊這種形式為主體的節目,但它們的音樂屬性卻完全不同,這種不同,也決定了節目受眾和走向的不同。

《樂隊的夏天》其實更像是《歌手》的樂隊版,這個節目里的樂隊雖然成立年限有多有少,但都是早就有固定樂手的合作班底,所以不僅有成熟、乃至經典的作品,而且在音樂上也早就形成默契,乃至套路。

而《一起樂隊吧》則不同。一方面,它更多關注年輕的音樂人;另一方面,節目側重點首先是具體到樂手個人,然后隨著賽制的逐步展開,最終讓擅長不同樂器的樂手組團,通過《一起樂隊吧》這個節目,最終聚合成一支又一支的樂隊。所以它像是男團、女團類節目的樂隊版,它們都有著“養成系”的屬性。

用另一種更直接的話術,《樂隊的夏天》側重的是臺前,而《一起樂隊吧》則偏向于幕后,后者甚至還可以擁有這樣的詮釋性副標題——一支樂隊是如何組建的。

因為這樣的屬性區分,也讓《一起樂隊吧》不僅垂直、而且專業,甚至像是音樂真人秀節目里的“理工男”。從一定程度上來講,這也會直接影響節目的受眾和收視,畢竟這是一檔有門檻的音樂節目,甚至可以說是圈內“技工”的公演版。

在《一起樂隊吧》完成一次“藝普”

要看懂《一起樂隊吧》這個節目,首先你要認得出其中的樂器,以及它們大致的音色、它們在樂隊中的主次關系。

在初賽階段,首先進行的就是樂手的單樂器考核。除了傳統的“搖滾四大件”吉他、貝司、鍵盤和鼓之外,也包含了更多類型的樂器元素,比如東方的馬頭琴、嗩吶、琵琶等民族樂器,以及大提琴、中提琴、小提琴這樣的西方古典樂器,還有MIDI控制器等電音設備。

這些樂器的演奏方式和音色,對于大部分觀眾來講未必完全了解。尤其是吉他和貝司、小提琴和中提琴,更因為外觀上的近似,很容易被認錯。

除了“藝普”樂器之外,像打鼓的雙踩技術、彈貝司時的Slap技巧,也在節目播出時通過彈幕的方式重點介紹。這種專業性很強的解讀,其實對于大部分普通樂迷來講,可能意義并不是很大,但對于那些有興趣組樂隊的年輕人來說,則不啻于最好的普及范本。

其實,之前一些電音和說唱類節目,也都以相同的方式結合作品詮釋音樂名詞。很多所謂圈里人認為這種做法很“低級”,因為對玩這種類型音樂的人來講,這就是最基礎的“1+1”。但是并不是所有的音樂節目觀眾都是專業的音樂人。《一起樂隊吧》所做的,恰恰就是讓更多人,至少在音樂審美和鑒賞上,能夠越來越接近音樂的本質和專業的標準。

就像現在回過頭來看《中國好聲音》和《歌手》等等音樂真人秀節目一樣,這些節目從出現那天起,就被一些人詬病。但你不得不承認,正是因為這些節目的出現,讓很多中國觀眾的音樂審美有了很大程度的提高。現在的很多觀眾已經能夠識別不同樂器,也懂得了編曲對于一首作品的意義,還知道評價歌聲的標準并不一定是飆高音……這些恰恰就是各種音樂綜藝結出的果實。

Program的爭議是傳統與未來的爭議

《一起樂隊吧》出現的爭議話題,依然和音樂本身息息相關。換一種說法,爭議的點很音樂很專業。比如最大爭議點:Program。

Program也是現代音樂很常見的一個專業術語,從字面理解,它指的就是音樂編程。而在實際運用中,Program可以理解為一種提前錄好的音軌。因為有一些現場,會受到舞臺等等的限制,所以音樂人會提前錄好一些Program,最終和樂隊的表演同步進行。這些Program,既可以是弦樂,也可以是氛圍樂,還可以是和聲。

在第四期《一起樂隊吧》,樂手王博思一句“想給觀眾帶來一場沒有Program的表演”,不僅在當時被認為是抗議汪峰團隊的學員,更把Program這個名詞推到了風口浪尖。

無獨有偶,在最新一期節目中,樂評人丁太升在評論“多米諾”樂隊的表演時,同樣因為Program鋪得過滿,而對整個表演提出質疑。他的質疑,甚至還引來了領隊之一的白舉綱現場“回擊”,認為使用Program對于樂隊表演不僅沒有問題,而且是一種很潮流的玩法。

這其實還是涉及到對于樂隊本質的理解問題。因為在比較傳統的歌迷、甚至音樂人眼里,樂隊就應該是純演奏的組合,而Program這種數字時代的產物,它本質上就像MIDI,是和純粹的樂隊屬性背離的。

但對于使用Program的樂隊學員來講,Program既可以是一種豐富樂隊表演的元素,又能通過這種方式,延伸出單一樂器所不具備的音樂拓展性。畢竟傳統的四大件樂器受制于音色和組合的局限,它們的碰撞很難逃出許多經典的框架,想要進一步超越已經很難很難。這個時候有Program的玩法,會讓樂隊音樂也創造出全新的可能性。

所以,Program之爭其實也是一個傳統與未來之爭。

對各種可能性的嘗試正孕育與包容著未來

事實上,比起《樂隊的夏天》更接近于“搖滾樂隊的夏天”來講,《一起樂隊吧》從樂手開始組隊公演后,它所呈現的樂隊形態,實際上是一種更廣義的樂隊形態,而非簡單的搖滾樂隊展示。

比如第九期節目中的“菠蘿列車”,他們所翻唱的《想你的三百六十五天》,就是一首以電音為底架的跨界作品。在第八期節目中“多米諾”樂隊的《Nayeye》,則因為同時融合了電子琴和小提琴、中提琴,而更有了電音加古典的跨界味道。

與此同時,“慢”樂隊因為大提琴手林耿銘的存在,“犬舍”樂隊因為嗩吶演奏者阿圣的加入,都在原本傳統的樂隊基調上,有了一種實驗的拓展可能性。從這個意義上來講,《一起樂隊吧》也算是一檔音樂風格養成系節目,通過不同樂手和樂器的磨合,嘗試著不同的音樂可能性。

這種在傳統樂隊四大件基礎上引入電音、民族樂器、古典樂器以及Program的做法,也讓《一起樂隊吧》這個節目,更像是樂隊這個領域的實驗室,在傳統樂隊的組成方式確實已經走到技術瓶頸,并且面對越來越多電子音樂沖擊的今天,《一起樂隊吧》里風格多元、形式包容的組隊方式,雖然在一定程度上越過了傳統的邊界,卻也提供了一種未來樂隊玩法的新可能。(愛地人)

(責編:丁濤、蔣波)
日本三级香港三级人妇日本毛片高清免费视频国产成 人 综合 亚洲美国成年性色生活片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